請百度搜索pokerstar亚洲版找到我們!

公司資訊

2020年光伏補貼政策展望電話會議紀要丨預計戶用補貼可能6分到一毛左右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麵二維碼 2019-11-22     瀏覽次數:    

重要觀點如下:


1、關於明年光伏裝機量的預測:預計明年國內裝機有望達到50GW。


2、關於明年光伏競價政策出台的預期:預測明年2月份出台;


3、關於明年光伏補貼強度的預測:度電補貼的強度,預計戶用可能6分到一毛左右。集中競價項目平均的度電補貼強度可能差不多4到5分。工商業分布式可能是5到6分錢


會議紀要原文如下:


專家觀點:


截止到現在,三季度的數據都已經出來了,光伏的新增裝機量跟年初所有人的預測都有比較大的差距。18年大家預測比較低,結果18年其實比較高。今年大家預測,包括能源局預測40-45GW,但整個全年現在看起來我們預計也就是30GW左右。


之所以這麽低,我們覺得還是分布式光伏沒有達到預期,特別是工商業分布式。這30GW我們預計地麵電站可能有20GW左右,戶用5個多GW,再加上工商業分布式可能3GW左右,剩餘還有一點扶貧。工商業分布式跟18年20GW左右的量相比差額是巨大的,如果工商業分布式能夠維持10幾個GW左右的增長,今年的新增不會這麽低。


為什麽工商業分布式會下降這麽多?


主要原因是收益的降幅非常大,工商業分布式在2018年之前度電補貼4毛2等於一直沒有降,在531之前新增的工商業分布式項目都能拿到4毛2的補貼,雖然18年531出了新的度電補貼政策,但由於沒有新增項目,等於是在19年的競價政策下,工商業分布式的度電補貼從4毛2一直降到6-8分錢,因為降幅特別大,導致很多項目不太具備開發價值。


另外,18年競價政策出的比較晚。分布式很多的項目都很小,不可能在競價的時間節點把即將開發的項目都準備好,很多分布式項目都是滾動性開發,一季度先做三個,二季度又開發出來三個,三季度一點一點做,在一個季度把所有要做的項目都準備好不太現實。


這就導致很多競價項目後來發現不具備開發價值,或者說有很多障礙,或者是屋頂的問題,或者是租金高等這些問題沒有辦法落地,有一批具備落地潛力的,又沒有在競價節點前準備好,等於完全無補貼,對於很多業主來講還是心裏覺得不是很甘心,畢竟你補貼幾分錢,補20年都是大家的利潤。


今年整個分布式的情況確實是有一個比較大的滑坡,所以也拖累了全年的新增裝機。我們看到無論是華能,大唐,還是華電這些企業,其實都已經在年初明確宣布了要大力投資可再生能源。


這些大企業本身絕對不缺錢,而是缺項目,從總部給各省級公司的開發任務和並購任務壓力很大,他們有很強的意願把項目落地,項目落不了地不是投資意願不足,而是有各種各樣的瓶頸。


分布式由於國企不投,國企主要是要投集中地麵電站。集中地麵電站一個是競價項目出的確實比較晚,國企的首次流程最快最快也是半年,導致今年大量項目來不及並網。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企業的投資意願是很強的,競價項目拿到路條的這些企業,其實也是非常希望項目落地的。地方政府來講,現在經濟還是新常態,也希望項目盡快落地,盡快能夠完成投資。現在唯一的瓶頸肯定還是電網。


對電網來說,它要控製全國平均的棄風棄光率,所以它對並網項目的把控還是較嚴格的,特別今年風電也會搶並網。


機構觀點:


近期湖北省能源局下發《關於開展2020年光伏發電競爭配置前期工作的通知》,根據通知內容,可以基本判斷,2020年光伏管理工作的節奏是:


1)2019年12月底,財政部給出總補貼額度、發改委價格司給出指導電價、國家能源局給出2020年管理方案;


2)2020年1月~2月,企業辦理項目相關手續(土地、接入),完成省內競價;


3)2020年3,國家層麵完成競價。


競價政策的及時落地,將直接利好明年的光伏裝機目標,也有利於企業提前進行規劃布局。


其次,今年相當一部分未開工的競價項目將順延到明年Q1,同時明年預計也將迎來平價項目的搶裝,因此我們預計明年國內裝機有望達到50GW。


另外,今年以來,組件價格下跌幅度達到20%,超過曆年平均降幅,海外平價區域進一步擴大,將進一步刺激明年海外需求,預計明年海外整體需求在100-110GW。


明年全球整體需求150GW以上,相比今年120GW左右明顯提升。從產業鏈來看,單晶perc電池片目前的價格水平下,大部分產能都已在虧現金,預計會有部分產能退出,同時也會限製三四線廠商的擴產意願,明年矽片價格的下降以及非矽成本的進一步降低,單晶perc電池片盈利能力有望得到修複;矽料端明年沒有新增產能釋放,而單晶矽片明年預計新增60GW產能,因此預計單晶料明年供需偏緊具備漲價預期;單晶矽片明年迎來新一輪的產能釋放,具有降價壓力,但龍頭企業憑借成本優勢仍能實現較好的盈利水平。


問答環節


Q: 明年現在預期17.5個億的補貼總額,預計會怎麽分配,戶用多少?競價多少?預計平均度電補貼會有多少?


A: 今年怎麽會出現2020年17.5億的數額呢?19年是說光伏風電新增補貼預算一共100億,風電60億,光伏40億,都是分2年,但是2年怎麽分配自己決定,光伏19年分30億,20年10億,先把錢放在前麵,但是由於19年這個補貼的分配還剩下了7.5億,所以20年就變成了17.5億的預算。


我們預計戶用補5個億,集中競價的電站補9-10億,工商業分布式補3-4億,差不多就是加起來就是17.5億的這麽一個補貼總預算。


整體全年保證一個40GW的新增裝機還是非常保守的預測,我們來分拆一下這個目標。


40GW其中20年新增並網普通地麵競價的有20GW,這裏麵包含今年已經過渡到明年的項目,其實明年的競價項目也有可能會允許緩衝期,允許一部分項目到2021年上半年並網,這個也沒有定,隻是我們的預估。


戶用這邊增長6GW,工商業分布式預計能夠從3GW恢複到6GW,這也是非常保守的,剩餘那部分就是一些大基地了,包括今年的領跑者增補指標1.5GW基本上都是要在明年並網的。


然後再加上9月份剛剛招標的青海基地,它整個招標是3GW,光伏要求明年9月30號並網。但這3GW的光伏的容量按照交流側計算,直流側的話大家是可以按照1比1.3進行增容,因為當時文件審批是按交流測算,所以在直流側是可以增容的,所以我們預計青海基地,因為地塊麵積比較大,增長4GW是沒有問題的。


再加上還有像張家口冬奧會的這些特批的不占用全國競價指標的項目都會陸續落地,因此我們預計明年40G是沒有問題的,這裏麵還沒有包括平價項目。


Q:彭老師您好,我問一下後麵明年光伏項目政策的進度是怎樣的,我看湖北那邊解讀出來是今年年底出政策,然後明年2月份省級層麵競價結果出來,然後3月份是國家層麵上,是這樣嗎?


A: 從現有的話確實是,大家也是希望盡快這個指標能夠發下來,今年年底把補貼政策明確發下來,而且我們相信跟過去不會有特別大的變動。這樣的話,希望2月底左右,對於各省來講,因為光伏它還是全國大排名,也不是說省裏這種競價,就是各省也是發文下去,大家屬於在統一的係統中填報,預計至少能源局傾向是2月底把大家的指標發下去,比3月還希望能提前一個月,這樣大家有更充足的時間來建設。


無非就是電價降多少,一個就是排名的辦法,去年的排名是比較複雜的,它是各降一部分電價然後再以電價的降幅來進行全國的排名,今年大概能不能改成,你也別管我怎麽降了,我就說我要1分錢補貼,我要2分錢,他要3分錢,按照需求補貼額度最小的最優先來排名,這個最簡單而且一目了然。


從補貼支持的力度來看,這種最節省補貼。能源局也在考慮,哪種最符合中國國情。


像這種完全按照需求補貼量進行排名,西部還有一些省份一些項目就比較吃虧了,因為當地火電電價非常低,等於他們的補貼強度是比較高的,因此就會麵臨有可能他們競價的項目完全沒有競爭力的這種情況出現,雖然說為了平衡各省吧,讓每個省都能分一批項目,所以去年才搞出了以降幅進行排名,因為火電比較低嘛,所以它的降幅是很大的。


但是現在整體的政策很快就能夠明確了,剩餘就是一些走文件流程,今年年底之前肯定是可以發下來的。


Q:聽下來就是國家層麵上也是能源局那邊還是想盡快地2月份能夠完成政策是吧?


A: 對,2月份能做完就做完,是的。


Q:想請教您兩個問題,一個就是這個光伏電站現在下遊的這個裝機成本大概怎麽樣?因為我們可以看到這個組件價格已經大幅下行了,那其他環節這個成本會隨著組件的下行也有所下調嗎?因為之前一般大家是按照50:50來預測這個組件成本和其他的這個成本的,那現在還可以按照組件價格乘以2來預測整個的這個裝機係統成本嗎?這是第一個問題。


然後第二個還想請教您一下就是明年這個光伏補貼政策大概的一個競價上麵的補貼強度大概是幾分錢?


A: 隨著這個組件價格越來越低,其實它在總的成本中的占比也是在逐步下降的。就目前這個裝機的成本如果不算地租各個方麵的話,地麵我們預計是差不多在3.5元到4元,組件很多它占比已經到不了一半了,那分布式的話可能也就差不多3.5元左右。


技術成本的壓縮空間我們覺得也非常小了,那其實在未來如果是希望這個項目盈利各方麵更好的話,肯定就是壓縮地租還有接網各個方麵的這些非技術成本。


度電補貼的強度,我們預計就是戶用可能6分到一毛左右。集中競價項目平均的度電補貼強度可能差不多4到5分。


工商業分布式可能是5到6分錢。平均來看的話,也不算戶用,就是這個正常的商業性看的話,就是5分錢左右,差不多就是這個數了。


Q:非技術成本之前兩三年就是很多企業都在提要降這塊兒,包括國家也在提這塊兒。但是現在目前看下來好像是很難下降了,就是未來預期這塊兒是會一直保持穩定嗎?


A: 這個也是看當地政府的一個情況,因為土地成本和各方麵接網成本的話其實通過政府的努力是可以降低的。舉個例子就是這種大型的基地,政府統一的規劃土地,跟電網協商,要求電網建設接網設備什麽的。


那這兩塊兒就能有一個明顯的下降。因為對於現在市場上主流的這個投資企業來講,其實融資成本還好的,大企業的融資成本都能基本上做到全社會最低。


那剩餘的就是中間的地方政府一些要求你給當地配套的這些其他產業的這些投資,包括土地租金這些,就我們了解還是很難談的。


還是不太具備就是說短時間內大幅下降的空間。甚至是伴隨著這個光伏其他技術成本的下降,他們地方政府有可能還會提升他的這個訴求。


在此之前出現的一個現象就是說領跑者,大家投標完之後,因為5.31政策一出,這個組件下降了5毛錢左右,那當地政府很快就把地租漲了有三百塊錢。


因為他知道就是按照你之前核算這個模型的話你是能夠承擔這個三百塊錢的成本的。對於普遍性的開發,就是這點是非常的透明,就是你能賺多少錢,地方政府他很清楚的。


他往往就壓著你能夠接受的這個最底線來跟你收當地的這個費用。所以對於大型企業來講,特別是五大或者說這些國有企業,他們也不追求很高的回報,因為他知道他們也拿不到。就一個穩定的8%的回報就OK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0551-62875516
瀏覽手機站